东莞市同辉新闻网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国际新闻 >

国际新闻

土耳其新总统和欧美国家套近乎,结果被啪啪打脸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8-06-26 15:19:52

 提前大选的“始作俑者”埃尔多安如愿获得过半选票,成功连任土耳其总统,并且土耳其正式由议会制国家转型为总统制国家,助他在成为素丹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当然大选能够成功,除了国内老百姓的支持,海外侨民的决定权也是很重要的。比如德国队里的那几位土裔明星。

但由于埃尔多安的修宪和独裁举动让欧洲国家很不放心,他对海外侨民的拉拢一直困难重重。埃尔多安去年整个夏天都在谩骂欧盟的核心——德国是“纳粹”。

null

“你们德国人和七十多年前一副样子。”

但埃尔多安明白,如果彻底和欧盟撕破脸,事情会变得更加困难。所以去年11月,他居然主动给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打了通电话。而令德国总统吃惊的是,埃尔多安这通电话仅仅只是为了和他打个招呼,说句“嗨”。

null

对话体

给施泰因迈尔打电话的后一天,埃尔多安又给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打了个电话,而之前埃尔多安整个夏天都在diss她。

“苏丹”和“沙皇”的差距

null

频频释放善意的苏丹

土方善意的举动不仅局限于总统亲自打电话,土耳其的高官们也行动了起来: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在2017年秋天两次和德国副外长会面,而之前其他土耳其官员的出访活动则在土耳其与欧盟的对骂声中完全停顿。

不难看出,如今出于共同利益,已与普京“情投意合”的埃尔多安希望借阿斯塔纳叙利亚问题和平进程,在稳固土俄“准盟友”关系的同时,改善与德国等欧盟国家的关系。

中东三友,有枪有核有苏丹

null

除去外交攻势,土耳其内政方面也有新动作。2017年秋初,被土耳其称为“政治犯”的德国公民名单上共有22人,其中大多数人因与库尔德人政党以及居伦运动(土耳其政府认为其与未遂政变有关)有联系而被捕或被指控。

1998年,居伦与时任教皇若望·保禄二世

(当年也是纵横睥睨的埃尔多安的盟友)

null

而在去年年末,土耳其自2016年未遂政变以来,首次开始悄然释放被拘留的德国公民,其中就有德国人权活动家史托伊特纳——他的被捕是去年土德关系恶化的导火索之一。

当晚埃尔苏丹甚至坐飞机在天上躲了一阵

null

在去年七月联合举办人权研讨会后,史托伊特纳被逮捕,并被指控密谋推翻土耳其政府,此事成了德国公众眼中土耳其正滑向“君主”专制深渊的标志性证明。但如今随着史托伊德纳与其他人被释放,所谓的“政治犯”只剩下8人了,这无疑有利于土德关系的改善。

还是可以有好感的

null

今年1月,土耳其对欧盟的“魅力攻势”再次迈出了一步。1月5日,埃尔多安抵达法国巴黎,展开今年的首次外访,看来是在改善土法关系的名义下,与法国总统马克龙会面,为修复土欧关系探探路子。

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土耳其对欧洲的态度会如此戏剧性地转了个180度的弯呢?

“不知道这小伙子和隔壁老太婆比起来怎么样。”

null

不得不发的微笑

安卡拉努力修补与布鲁塞尔的关系背后有多个动机。

其中显而易见的一点是,由于川普继续支持叙利亚库尔德人,以及纽约的扎拉布案(Zarrab,本案与土耳其银行卷入美国对伊朗的制裁有关)审判对土方不利,土耳其与美国的关系跌入冰点,而且两国关系必将在2018年进一步陷入不稳定的局面。

库尔德人能在反ISIS战争中崛起

美国的帮助支持少不了

(但土耳其夹在美国和库尔德之间就尴尬了)

null

今年初,土耳其以打击极端组织之名,出兵入侵叙利亚,打击美国扶持的库尔德武装,而美国国会也在考虑禁止向土耳其出口F-35战斗机,作为对其采购俄制S-400防空导弹的制裁。

美军与北约在土耳其的主要基地分布

null

在此情况下,土耳其需要抱紧与美国同处西方阵营的欧洲盟友的大腿,来改善自身与西方的关系。因此土耳其已经捡回差点被撕掉的“通讯录”,寻找其他战略合作伙伴来取代华盛顿,而近在咫尺的欧盟似乎是一个开始的好地方。

null

另一大动机是土耳其经济的脆弱性及其对2019年总统大(钦)选(定)的潜在影响。

欧盟不仅是土耳其最大的贸易伙伴,其还通过直接财政援助、基础设施投资与银行贷款的方式,向土耳其提供部分财政预算。但是自去年夏天土欧关系陷入江局后,德国和欧盟的投资银行一直不愿意为土耳其的大型基础设施项目承担开销,而欧洲理事会内部已经讨论过削减土耳其入盟前的资财政援助的议题。

若欧盟长期不向土耳其送钱,那么土耳其经济可能会面临严重的问题,进而影响到该国的政治层面,使得埃尔多安“素丹”政权的稳定受到极大的挑战。

null

欧盟这些微妙但步步致命的措施是德国主导的策略的一部分:该策略通过对土耳其实施“温水煮青蛙”式的缓慢渐进的经济制裁,将欧盟对其日益“专制化”的强烈不满态度传达到安卡拉。

土耳其最近再次刺探欧盟对其态度则表明该战略可能已经奏效,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受到制裁的土耳其又重回快凉了的加入欧盟进程。

2017年土耳其修宪公投投票结果

绿色为支持,红色为反对

最终支持方以51.41%的得票获胜

(可见,这是内陆压制沿海)

null

土耳其-欧盟对话(与马克龙、默克尔和其他成员国的首脑)近几个月的重点是贸易、反恐与外交政策问题。由于对川普各类政策的不满以及与俄罗斯在部分事务上存在的分歧,土耳其政府似乎重新认识到了欧盟对诸如确定耶路撒冷地位、维护伊核协议以及稳定伊拉克和叙利亚局势等问题极为必要。

null

土耳其与欧盟合作解决这些问题,都不涉及扩大哥本哈根标准(欧盟入会标准)或对其加入新条款,而是关乎双方不踩彼此的脚趾,不拆对方的台。土耳其并没有因欧盟阻止其入盟而反对欧盟,而是接受待在欧盟外部的生活,与欧盟建立新的二级“特惠伙伴关系”。同时拿着欧盟的经济援助,做自己的爱做的事,包括搞搞世俗化倒车,打打库尔德人,清洗清洗国内异见人士。

问题是,即使土耳其各方面达到标准

欧洲人敢把自己的边界推进到叙利亚?

null

而这是很滑稽的外交反转。多年来,土耳其政界人士会对任何敢于建议土耳其放弃成为欧盟成员国,转而与其建立特殊关系的人发起猛烈抨击,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哪怕提议者和他们就在一间房里,他们也要把他/她骂得连麦加都找不到。”

“但我现在觉得土耳其当个欧盟的二级‘特惠伙伴’就够了。”

null

其实在2005年当选总理之前,默克尔曾经建议让土耳其成为欧盟的“特惠伙伴”,类似于二级成员。但由于当选后土耳其对其施加了巨大的压力,默克尔不得不撤回她的提议。在土耳其加入欧盟的整个过程中,其每份文件或备忘录都必须强调土耳其正在争取成为“正式成员”,而且非它不可。

亲手立起来的旗子,绝对不能倒

null

null

但现在,由于欧盟对土耳其人权问题多次不留情面地进行批评,以及其要求土耳其进行全方位的改革,土耳其已经对入欧前景感到悲观。埃尔多安似乎已经接受了土耳其与欧盟之间的“特惠伙伴关系”,而这是土耳其人一直以来都很恐惧的。

土耳其随时准备

向欧洲放出更多人权问题

null

若土耳其正式成为欧盟的二级“特惠伙伴”,好处在于他们以后都不再受欧盟对想要入盟的国家所施加的种种限制,也不必进行全方位的改革,不必继续世俗化与民主化。

这样,可能埃尔多安就能够得偿所愿,把自己的权力继续巩固,成为再次改变土耳其的男人。

null

与此同时,不再向西看的埃尔多安还能名正言顺地终结自凯末尔·阿塔图尔克以来,土耳其近一个世纪“脱亚入欧”的国家战略,在中东伊斯兰世界寻找更多朋友。

地图埃尔多安凯末尔

null

如果土耳其在成功维持与欧盟特殊关系的同时,又在伊斯兰世界内坐上头把交椅,那么东南欧与中东的连接处局势又会变得波云诡谲。

按照埃尔多安的实际方针,土欧之间的关系永远都不会有升温的一天。所谓的土国魅力攻势,也只能说是一种缓兵之计,不会实际对双方关系有什么正面影响。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5 东莞市同辉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